Fiji / 斐济

有些时候,去一些陌生的国度,当地人总会不经意的说起一些只能在当地才能听到的国家之间的争斗。比如在斐济,因为早期来自印度次大陆的移民而导致氏族制度在乡邻还非常牢固的移民国家,会听到他们说澳大利亚的‘坏话’。当地稍有年纪且有政治态度的人会告诉你澳大利亚年轻人坏到极点,将过度饮酒和毒品带到了这个本来非常纯洁的国家。或许,他们无法接受的是当地年轻人会想方设法寻找新的生活态度和方式。好了,不谈政治。

Taiwanese Fishing Boat in Fiji

2007年第一次去斐济,和近邻汤加相比,繁华称度绝非一般。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让人记忆深刻,倒是有一两件。第一件事在苏找到的韩国人开的网吧。那时,和人保持联系经常要跑网吧,因为无线通讯网络并不如现在普及。去到类似汤加斐济的第三世界国家,总是难免要去找网吧。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不会相信在斐济会有如此高级的网吧,和网吧外的街景有一种强烈的反差。这家韩国人拥有的网吧需要从韩国进口几乎所有东西,包括设备和装修。不知道现在这家网吧命运会如何?在斐济记住的第二件事是港口一溜的台湾渔船。这些渔船从台湾出发,飘洋过海来捕鱼,也应该是非常幸苦。后来在毛里求斯见到同样景象,不觉惊呼,这两个国家实在是太像了!